Ikke-kategoriseret

一排橘色街燈把空敞的路引向曠際

雨夜的靜逸安好,如果你肯像我一樣為了心裏的喜歡付諸一段甜睡來交換,來親近來陪伴和廝守,你一定體會得到——那種人生裏並不多的令人沉浸不已的幸福和滿足。

這夜睡時並未落雨,而當眠夢自己水一樣滲走,外面已是全部地閃閃爍爍了。沒看時間,也知夜已縱深。水淋淋的馬路偶爾才有車輛嘶瀝而過,原本璀璨的街心公園一片沉寂幽深,整個夜只剩了一排橘色街燈把空敞的路引向曠際。

整個夜只剩下我。人類都去另一片時空了,只留我與雨的夜相守相惜。夜本來清淨無邊,雨的夜更因了無邊的清涼清新把天底下化作最出塵的林泉。這樣的夜無疑令我珍愛和舍不得睡去。雖然它並沒有用它的靜好來要求我,可在看見它的一瞬我就已經這樣地要求自己了,我想讓自己有資格參與進來,成為它忠誠而親密的守夜人。

擰亮台燈,坐起聽雨看雨。窗外的幽水綻開新蓮葉葉,舒展之清圓之悠然,比之密如蟻聚的激越顯然更合守夜人的心境——那種驟雨已然結束和結束之後的伊始給人帶來的平和清寧,使得雨成了月光的另一種形態,使得雨夜都成了詩的。

這夜除我,還有誰知雨的欣悅呢。只要水面有一炷燈火,所有的雨都奔著跑著歡快地來啊,所有的雨都來,往我窗外的湖裏面,聚攏來聚攏來。而獨獨守著它們的我又多像水裏那炷燈火,正把風雨的行跡從遠得不能再遠的夜天,喚回來喚回來,全部地回到我。

Forrige Indlæg

RELATEREDE INDLÆG

Ingen kommentarer

Skriv en kommen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