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kke-kategoriseret

我們手牽著手演繹了一份甜蜜

一個人呆呆地倚在窗前,任清月無情地灑落在身上,任秋風冰冷地拂過臉龐,失去了你,已沒有人撫我冰冷的臉為我擦去淚;失去了你,已沒有人擁我入懷給我溫暖。把盞邀月,不複對影雙雙。酒入愁腸,為君沉醉又何妨,只怕酒醒時候斷人腸,無邊無涯的思念難量,無窮無盡的寂寞難丈。

遙望遠方,想你,想著月下的故事,心戚戚然。是這樣的月夜,是誰?掬一泓月光,把一顆心傾,是誰?攜一縷清風,把一生情系。多少個夜晚,夜話西窗月,說不盡的綿綿細語,道不完的濃濃情意。嫣然的記憶如同濃濃的月色般籠罩著。不是說好,任倉海桑田,你會陪我暮暮朝朝;不是說好,任星鬥月移,你會和我一起慢慢地變老。誓言尤在,斯人已去,圓月,你淒美了誓言,卻無法將蕭郎的心圈。

窗外,落木瀟瀟,楓葉飄飄,別緒片片,離愁難挽。楓葉丹,楓葉黃,楓情戀戀何處安?思凝窗,憶凝窗,思憶深深何處藏?夕日耳邊的細語呢喃,換作了是落葉的一聲聲輕歎。歡情如昨,我們曾用濃濃的愛把歲月莞爾成一首首詩,我們曾用深深的情把流年婉約成一闕闕詞。風景曾諳,風花雪月的日子,曆曆在目;荼靡芬芳的記憶,翩翩起舞。

那一抹夕陽的餘暉下,我們長長的身影寫下一段深情;那一場綿綿的細雨中,我們手牽著手演繹了一份甜蜜;那一條落英繽紛的小徑上,銘刻了我們的浪漫;那一季雪花飄飄,定格了我們相守白頭。

錦瑟年華與君度,我醉了,醉倒在那份濃濃的情,醉倒在那份默默相知。我醉了,醉成一份淡淡的詩香,醉成了一幅唯美的畫面,我做我的瑜伽,你打你的禪坐,時光安祥如水,靜美怡然。你說禪坐不為修行,只為近我、懂我,只為我們紅塵中的相遇。是的,我前生定是佛前的蓮花,你定是那虔誠的香客,只因一眼的回眸,從此約下了今生的緣,種下此生的纏綿。

Forrige Indlæg Næste Indlæg

RELATEREDE INDLÆG

Ingen kommentarer

Skriv en kommentar